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新编故事 >> 个人日记 >> 内容

人伦天性的回归

时间:2010/5/28 13:27:43 点击:4599

  核心提示:最近单位的事情突然多起来,我会父母那里吃饭的时间也少了。不过每天到做饭的时候母亲总是要问我回家吃饭不。我知道母亲的意思,如果我回家吃饭,她就要特意为我多做两道菜。而且必须是肉菜。忙了几天,终于有了喘气的机会。前天下午我回家吃饭,  吃饭前我看见父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吭声。几天没见,我发现父亲好像脸颜...
  最近单位的事情突然多起来,我会父母那里吃饭的时间也少了。不过每天到做饭的时候母亲总是要问我回家吃饭不。我知道母亲的意思,如果我回家吃饭,她就要特意为我多做两道菜。而且必须是肉菜。忙了几天,终于有了喘气的机会。前天下午我回家吃饭,
  吃饭前我看见父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吭声。几天没见,我发现父亲好像脸颜色有点不正常。于是就坐在他老人家的身边问是不是最近身体又不舒服了。老父亲一生身体都不是很好。在我很小的时候他就经常住院。原先说是肝上的毛病。后来又说是胆囊的问题。二十年前他就做了胆囊摘除手术。尽管当时主刀的大夫是从省城大医院请来的教授。可父亲的病比较特殊,术后一直不是很好。
  再后来父亲又患了糖尿病,到今天已经快三十年了。后来母亲也患了糖尿病,到今天也是二十多年的时间了。好在二老很会照顾生命,所以到今天总算还能说得过去。去年儿子考上大学,当时父母坚持要和我一起去送儿子。开始我觉得二老年岁大了,身体又不好,走在路上让人不放心。可二老坚持要去。没有办法,我只好带上二老前往。
  一千多公里的路程,好在二老没有发生过什么问题。只是我们在回来的路上去上庐山的时候,我发现父亲已经走不动了。过去父亲身体好的时候,带我爬过好多次的华山。可这次庐山的路本来并不艰险,可是父亲却走走停停。当时我突然感到生命总归还是要归于无情的。母亲似乎体力还能好点,不过也是步履蹒跚。
  这会儿母亲在厨房和妻子一起正在炒菜,于是我就和父亲说上几句话。就在问父亲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的时候,父亲没有接我的话茬,而是问我另外的一个手机号码。前一段单位事情太多,我又特别喜欢安静,所以换了一个号码,我想我的小灵通几乎每天24小时都是开着的,所以也就没有告诉父亲新号码。没想到父亲今天竟然主动要起我的新号码来。
  父亲说:“我最近总是觉得身体不行了,有时候晚上突然就难受。有了你的号码,真的遇到点什么事情,也好跟你通知。”听父亲这么说,我的心里一下子还怪不是滋味的。
  “是不是最近感觉不好?”我问:“有什么不好你要及时告诉我。要不明天我们去省城检查检查。这段时间我也忙,把我妈也带上,咱们一起去。一起都检查一下,看看病情有没有变化。”说来也是不幸。我们三人现在都是重度的糖尿病患者。去年我还在省城医院治疗了快两个月。现在一天要注射四次胰岛素才能勉强控制住血糖。父母血糖一直控制的不好,很少有正常的时候。
  “你最近不是单位里有事情吗?等你闲下来了再说。”父亲就是这样,一生很少为自己着想。
  “那我们明天就去吧。”我说:“单位的事情永远都是做不完的。你和我妈的身体要紧。我们明天早晨走早点,去了就可以抽血化验。”
  就这样,我们定好时间。第二天早晨刚到五点钟,我就听见父母在打我们的门,其实我起来的很早。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次去省城我总是觉得和平日有些不一样。一晚上迷迷糊糊的,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。凌晨四点钟我就醒来了,我怕影响妻子休息,所以就一直躺在床上。父母敲门我马上就起身开门。
  夏日的天气,五点钟天已经很很亮了。因为第一天我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。起身我们就上路。可能是走的早,路上竟然常量很少。原定计划两个半小时赶到省城大医院,结果不到两小时我们就来到了医院。开始我想今天来得早,可能挂号能方便一些。可谁料走进门诊部大楼我才发现,我们来的可不算早。大厅里已经是人山人海了。
  父母找到挂号的长队赶紧排在后边。我说让二老休息一下,我来排队。可母亲说了,早晨我起得早,就开了几个小时的车,让我先休息一会儿。我拗不过二位老人,只好到打听边上的椅子上去歇息。开始我还想着歇上一会儿去换二老。可谁料坐在椅子上,我竟然睡着了。等我醒来的时候二老已经挂完号,开好了化验单子。
  我赶紧拿着化验单子去交费。我们三人化验的几乎是一样的。过去我知道大概也就三百多块钱。可这回我一看价格已经变成六百多块了。我问是不是涨价了,没想到收费的姑娘连我看一眼都懒得看,说现在什么不涨价,他们医院还算涨得少的呢。
  交完费我们又赶紧上四楼抽血。来到四楼一看也是人山人海的。我这回赶紧排队,让二老坐下来休息。在四楼排队一排就是快两个小时。终于到我们跟前了。父母抽血还算顺利。可是到了我抽血的时候,护士小姐说她找不到血管。开始我还以为她是在开玩笑。可当她用针头在我的胳膊肌肉里搅来搅去的时候,我在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。
  扎了三针还是找不到血管。这时护士小姐开始朝我发起牢骚来了:“你这人是怎么啦?怎么血管这么细呢。看来你是从来不劳动的人。今后要是要多参加锻炼。现在还好,扎不进去无伤大雅。真的是需要急救的时候,在扎不进去,那可就麻烦了。”
  “那怎么办?”我这会儿胳膊已经让止血带嘞的都有些失去知觉了。我这阵子哪有时间和她进行交流。只是希望她能找准血管,别用针头在我的肉里横冲直闯。
  “能怎么办,继续扎呗。”她说的不以为然,就这样他又扎了两三次,最后不知道是瞎猫碰着死耗子了,还是真的是发挥出技术了。最后总算扎进血管里。抽完血,我发现自己的胳膊已经黑紫了一大片。母亲看到很心疼,说现在的人都不好好的学业务。怎么可以把她儿子的血管给扎成这样呢。
  不过这么多病人,大概也不能都怪护士小姐。抽完血,人家说需要等上两个小时才能看到结果。从走晨五点钟出发,现在已经十点钟了。我和父母商量去医院外边吃点东西。要不然出现低血糖反应那可就麻烦更大了。
  就在医院门口不远的地方有个小食堂,正好还在卖早点。于是我和父母就在这里简单吃了一点。吃完饭我看还有点时间,于是我想带着父母道不远的商厦里去转转。可是父母不愿意去,说他们累了,我想去就一个人去看看吧。可是我想,我一个人有什么可看的呢。我让父母找了个地方坐下来,我去医院两边去走走。要不然等在那里取化验结果,实在是很烦人的。
  到了快十二点了,我觉得差不多了。我就去找父母。可到了刚才他们休息的地方竟然找不到他们。我赶紧打电话,原来他们已经去四楼取化验结果了。而且父亲还在电话里说不让我上楼,说他们马上就下来。
  拿到化验结果我一块看,我们三人的肾功都不同程度的有问题。父亲的看去最严重了。不过父母却没有先去看他们的化验结果,而是先看我的,一看说我这么年轻肾功就出问题了,这怎么可以的。说要赶紧治疗。因为父亲的肾病时间长了,已经有很好的治疗方案。我说买点药就可以了。可是父母不同意,说必须找人家专家教授给看看。
  已经中午了,在挂号已经来不及了。还是母亲说有个专家门诊,中午不休息,就去那里看看吧。于是我们去了专家门诊楼。这里的病人也不少。等到我看到的时候已经是一点多钟了。这里的专家听说都是已经退休了的医生,算是发挥余热吧。专家看了我的化验结果,几乎一句也没有问我什么,低着头就开始开药。
  他一连开了七八个药方,都是洋文和代码。我拿去划价,好家伙,光是药费就是两千七百多块。我问都什么药?药房的人登了我一眼说:“我们医院的秘方,是不能对外的。要买就掏钱,不买赶紧离开,别影响后边的人。”
  我没有买。倒不是我不愿为自己的生命付出这么一点钞票。我只是觉得现在的世界怎么全都成了这么一个让人苦涩的世界。不过我刚走出来,后边就有一个女人跟上了我:“师傅,你想不想知道药方上开的是什么药?”
  “怎么,你知道?”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  “当然知道了。这里的药品都是给医生提成的。外边便宜多了。我帮你认出药来。你给我点辛苦钱就可以了。”
  “你要多少?”
  “五十就可以了。我看你是个老实人。就少要点吧。”看来做老实人也有好处。要不然天晓得她会给我要多少呢。我答应了,她就拿出笔和纸,照着我拿的处方重新写了一遍。就这样我和父母去了医药批发市场。在那里我只花了不到八百块钱就把处方上的药都买齐了。这时已经是下午快两点了。
  早晨来的时候,妻子让我把前不久买的一件T恤去换一下。是圣大保罗的牌子。当时我说试一试,可服务小姐说不用了。结果拿回家一穿,正好小一个号。所以我给父母说,先去换衣服。等换完衣服再吃饭。
  来到东门口的百盛商厦,很快就找到了圣大保罗的柜台。说来不巧,我喜欢的样式还就是没有这个号码。服务员劝我再挑一件。这时父母坐在那里,听我们说价钱,特别是父亲耳朵不好,人家说是八百九,父亲听成了八十九。他嘴里还在说,什么体恤呀,这么贵,就得八十九块钱。
  服务员笑着说:“我说老爷子,是八百九,不是八十九。”
  “这什么衣服呀,怎么就这么贵呢。”老父亲站起身来,用手摸摸那件体恤:“我看着没有什么特别的。现在的社会也真是的,就这么一件衣服也敢要这么多钱。”
  我没有说什么。其实这会儿我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。最后我就换了那件八百九十元的T恤。今天总算要办的事情办完了。走出百盛商厦,正巧隔壁也有一个卖保罗衣服的商店。我和父母走进去一看,和我买的几乎颜色一样,人家才要三十九块钱。我一看就笑了,我知道这家一定是假的。不过我了证明自己的决策是正确的,我特意问了服务小姐。服务小姐也很实在,说三十九元到哪里去买真货呢。现在是一个名牌的世界,没钱的人也想穿名牌,我们就是买足这些人的。
  “老爸,要不给你买一件吧。”我说:“不过我想这便宜一定不是全棉的,穿着肯定不舒服。”我知道,要给老父亲买衣服是很困难的,现在的衣服很少有父亲心理承受得了价位。这衣服还算可以吧。
  “这价格还差不多。”父亲说。
  我发现就在这三十九元T恤边上还挂着一件三百六十八元的T恤。听说是丝光棉的。我也让父亲试了一试。父亲一听价位连忙摇头,说太贵了,坚决不要。他非要买那件三十九元的。我给服务员使了颜色,去结账的时候告诉她,就买那件三百六十八元的吧。老人家要问起来就说是三十九元的。服务员自然积极配合。
  买完了衣服,我们就去吃饭。平日里我们三人还从来没有在一起单独吃过饭。今天难得,于是我就带着父母去了一家相对高档一点的海鲜店。我知道父母喜欢吃海鲜。可是这时老父亲看看店里的晚装修,就说:“这里一定很贵吧?”
  “就我们三人,不会贵的。”我说着就叫来了服务小姐:“要一只清蒸鲑鱼,要半斤基围虾,一人一只海参,一人一碗鲍翅捞饭。”
  很快菜就上来了。父母一吃说这里的海鲜做的就是好。我看父母吃的很开心,我也很高兴。作为儿子,这样的天伦之乐已经好久没有展现过了。我们吃完了,一结账五百七。当时父亲就不乐意了。
  “怎么可以花这么多钱吃饭呢。太不像话了。”老父亲说,服务小姐还在一边解释,说这还不是他们这里最高档的消费呢。我只管给服务小姐使眼色,让她离开,不知道她是没有理解,还是本来就反应迟钝,还是站在那里说个不停。我赶紧埋单,服务小姐才走了。
  “今天就我们三人,你们从来还没有吃过鲍翅捞饭,尝一次有何不可。平日我们总是一大家出去吃饭,要我请我也没有那经济实力。难得只有我们三人嘛。”
  “孩子让你吃,你还有意见,真是不知好歹的老头子。”我知道母亲心里未必赞同我这样做。可是母亲就是母亲,这会儿她只能替儿子说话。
  “一件T恤八百多。一顿饭六百多。这社会简直是要杀人了。”老父亲站起身,一边走嘴里还一边在说。不过在饭店熙熙嚷嚷的人群里他老人家最后再说了点什么,我就不知道了。不过我不管,我是儿子,今天我开心……

作者:佚名 来源:红袖添香
相关文章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流量计资料网(www.china-flowmeter.com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xq800612@163.com 站长QQ:11241429sitemap沪公网安备 31011402003394号 沪ICP备08019780号-1